您当前的位置 :专题 > 专题栏目 > 衢州市新闻工作者协会 > 传媒评论 正文
2010:网络文学的主旋律化
时间:2011-01-04 15:34  来源:中华读书报

  如果说当年的网络文学写手需要通过网络平台寻找“婆家”,来寻求传统文学的认可,那么今天的网络文学作者队伍的壮大与日渐成熟,已使得这一风向标逐渐转向。回望2010年的网络文学,如火如荼的表象下,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根本变化。是网络文学真正具有艺术水准上的提升,还是商业运作的必然结果?前些年作家刘震云曾幽默地批评网络文学,称其文字距离文学还有23公里。那么,网络文学在今年的跑步前进中,是否已缩短了这一距离?

  网络靠拢主流

  继2009年阿耐的长篇网络小说《大江东去》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后,今年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选活动中,中国作协首次允许网络文学作品申报,31部作品入围,其中《网逝》进入终审,虽最后一轮落选,却已具有破冰意义。与此同时,有三部网络文学作品获得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由新闻出版总署主办的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已有网络文学获奖;网络文学的专门奖项——网络类型文学的评奖正在积极筹备。网络作家酒徒、烟雨江南加入了中国作协……

  网络文学似乎在逐步向“主旋律”靠拢。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局进行网络文学调研,了解网络文学发展现状;贵州省成立网络文学研究会,一些省作协相继成立网络文学社团组织,举办网络作家作品研讨会,有效促进了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网络创作与文学理论批评的沟通与互动;另一个体现纸媒与平媒互动的表现是,《文艺报》与盛大文学合作开辟了网络文学评论专栏,以打通纸质文学与网络文学的通道,改变二者互相观望的格局,创造更多交流和互补的机会。中国作家网马季把这些现象归纳为网络文学进入理性发展阶段,其主要体现在“文学”色彩渐浓,不再一味追求商业利益。2010年,鲁迅文学院两期作家班和一期编辑班的培训学习,在圈内产生影响。而具体在作品上,他认为在商业上获得成功的起点作品《斗破苍穹》(作者天蚕土豆)是今年最大的亮点,其在文学水准上有明显提升。网络文学成长途径更加开阔,比如新华网成立副刊频道,榕树下重点培育网络文学评论作者。

  众多现象表明,网络文学这个一度连正名都困难的“野路子”文学,已经实实在在地走进了公众的文化视野,步入了时代文学的殿堂,成为一支不可小觑的文学新军。中南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欧阳友权说,数字技术和传媒市场的双重力量已经在文学的广场上扬起了一面网络文学的新旗帜,文学的格局正在遭遇数字技术的重整。网络文学对当代文坛乃至整个社会文化的影响已超出文学本身的意义,应该将其放到“国家文化发展”和“一代人的成长”的大命题下来看待其更深远的价值和意义。

  网络小说成为长篇小说主体

  2010年,网络文学在类型化写作的路上持续演进,并通过大批量转化为纸质作品,给传统文学出版以极大的冲击。有数字表明,2010年因为网络类型小说更多地得以出版,年度长篇小说的出版总量已达3000-5000部之间。如果是这样,网络类型小说事实上就成为了长篇小说的主体,必然在总体结构上对文学的生产、阅读带来极大的改变。

  就评论家白烨了解的情形,2010年持续火爆的网络小说依然是玄幻与仙侠类小说,如我吃西红柿的《九鼎记》、唐家三少的《阴阳冕》、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跳舞的《猎国》、梦入神机的《阳神》、血红的《邪风曲》和辰东的《不死不灭》等。这几部作品的作者,也是玄幻与仙侠类小说写作目前水平的最好代表。此外,还有一种把都市情感与玩闹青春结合起来的,因为比较另类,也很受欢迎,如柳下挥的《近身保镖》、《邻家有女初长成》、烽火戏诸侯的《陈二狗的妖孽人生》等。这种写作,可能还预示了类型小说跨越界限,逐渐融合的一些倾向。

  白烨所看重的,是那些在类型小说写作中,有靠近传统文学倾向的作者与作品,因为他觉得这样的作者具有走向纯文学写作的可能性。比如写《逃婚俏伴娘》的涅槃灰、写《夜上海》的金子,写《不认输:赫连娜职场蜕变计》的携爱再飘流、写《肆爱》的米米七月。他们的作品在好看的故事里,都包孕着一些超越类型文学的因素,具有向传统文学倾斜的可能。

  在马季的视野中,2010年网络文学发展进入平缓期,作者队伍结构更趋多元,女性创作进一步繁荣,创作形式互有借鉴,总体水准有所提高。出版机构对网络文学作品的认识逐步加深,出版理性化,但总量不减。他说:“早期网络文学作者玄雨(代表作《小兵传奇》)、萧潜(《飘邈之旅》等一批网络作家重新回归网络创作,说明网络仍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和成长空间。”

  网络盈利模式浮出水面

  网络盈利模式浮出水面并日渐成型。欧阳友权分析,其表现形式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签约写手。一些大型网站注意网罗优秀写作人才,以保证作品质量,提升创作水准,其市场目的是增加点击率,贮备更多的好作品,便于后期市场开发,既能保障文学效益,又能获得经济效益。尤其是海岩、周梅森等知名作家与起点中文网签约,对传统专业作家有一定引领和启示作用;二是付费阅读。阅读付费慢慢被网民所接受,使文学网站找到了盈利模式。尽管付费不多,但1.88亿文学网民是一个巨大的阅读市场,只要作品好看,批量出售的效益仍然十分可观;三是网络文学产业链开发。一个作品经网络试水,可以进行二度、三度、N度开发,如出版为畅销书,改编成影视、动漫、网游作品等。2010年热播的电视剧《杜拉拉升职记》、《和空姐一起的日子》都是网络作品改编的,网络小说《星辰变》被起点网购买游戏改编权,《鬼吹灯》的影视改编和游戏改编拉响了网络文学产业链的号角。产业化、市场化是网络文学的生存之道,也是网络文学发展的重要引擎。

  由于盗版严重,文学网站在呼吁维权的同时开始寻找新的赢利模式。马季举例说,市场已加大手机阅读和手持阅读器的市场开发等,并取得明显效果。盛大文学开发了阅读终端Bambook,中文在线17K文学网基本放弃收费模式,转向手机阅读市场的开发,纵横中文网业内首创非独家试用签约方式。赢利方式多样化,手机阅读迅速增长,总量已过百亿元人民币。

  白烨也注意到,2010年值得关注的还有阅读器领域的群雄竞争,在汉王电纸书之后,盛大推出了Bambook,更有苹果的平板电脑——iPad强势登场。这种阅读器向内容的延伸,向电脑的靠近,对传统阅读和网上阅读既是一个勾连,又是一种冲击。白烨表示,最引人注目的事件是盛大文学连续收购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天方听书网和悦读网,使旗下文学网站达到8家。这样的举动不只是文学网站的集团化,而且是网媒资源的再整合,为形成更大的产业链条做铺垫。盛大在网络文学传媒领域一家独大已是不争的事实,而它的不断蓄势和行将发力,将会给当下整个文坛带来剧烈冲击和极大震动。

  网络文学研究进入主流学术

  2010年,中南大学文学院完成了“新媒体文学丛书”(6本),包括《网络文学产业论》、《短信文学论》、《网络写手论》、《网络与新世纪文学》、《网络小说名篇解读》和《数字媒介的文艺转型》,即将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该校网络文学研究基地已启动“网络文学信息数据库建设”项目,《网络文学辞典》、《网络文学编年史》的编撰工作进展顺利。欧阳友权一个比较明显的感觉是,2010年各大学术期刊发表的网络文学研究成果明显增多,《文艺理论研究》、《社会科学战线》、《学习与探索》、《中州学刊》、《南方文坛》、《东方丛刊》、《探索与争鸣》等,均发表了网络文学方面的学术论文,有的还开设专题栏目。学院派的学术活动,如中国文艺理论研究会、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当代文学研究会、全国毛泽东文艺思想研究会、全国马论文论研究会等高校学术社团,均在全国性学术会议上设定网络文学、新媒体文化方面的论题。

  但这些研究只能表明学界的重视,对网络小说本身,欧阳友权的看法是,网络小说越写越水、篇幅无限拉长、网络文学总体质量不高的现象没有得到根本改观。文学膨胀与文学性匮乏、写作自由与承担虚位、艺术正向与市场焦虑这三重矛盾仍然是网络文学面临的发展瓶颈。(记者舒晋瑜)

编辑:郑月红